相关文章

门的典故你知道多少?广东佛山不锈钢门生产厂家分享小

来源网址:

在封闭的墙上打开一个洞口,可以方便进出,这就是"门"。后来,凡关塞隘口皆称为"门",如玉门、雁门、虎门、江门。古的"门"与"户"不同:一扇曰"户",两扇曰"门"。又,在堂室曰户,在宅区曰门。有巢氏教民筑巢,是为了遮风挡雨,防止野兽侵害。有了巢穴,也就有了门户。门户的用途可谓大矣,除了送往迎来,还可以通风送光。没有门户,作茧自缚,与外界断绝往来,就会饿死、憋死。 然而门的作用还不止是进进出出,它的更直接的目的是防止野兽和外人进入。我们的远祖就寝前在洞口堵上一块石头或一些树枝,既隔断寒流,也杜绝野兽侵害。进入文明社会,门的防堵作用更在于防范小人,难怪空想社会主义者们早就提出"夜不闭户"的理想。然而同他们的愿望相反,现代的门户演变得更加复杂,防盗措置更加完备。人类的文明从创立门户开始,竟以拆除"门户之限"为理想!

双扇为门,单扇为户,甲骨文字画下两个象形符号。

关于这门这户,诗也曾云,子也曾曰--《诗经·陈风》:"衡门之下,可以栖迟";《论语·雍也》:"谁能出不由户"?别说那首陈国的民歌只是安贫乐贱的小俚曲,别说孔老夫子的设问不过讲了句大实话。这便是门。从《诗经》的“衡门栖迟”,到《晋书》的“抗志柴门”。古代的清贫者明志自慰。横木为门的街门,简陋吗?然而,却发展出富丽的一支。它不仅衍生了琉璃的、艳彩的牌坊,还演变出帝王门前的连阙。因此,岳飞壮怀激烈的《满江红》才吟“朝天阙”。若问连阙的极致,请看明清故宫的午门。这便是户。民以食为天,以居为安。居的要素少不了门户,还是那句话,“谁能出不由户”?道理越是简单越可能包蕴丰富。不信请读《易经》所言:“阖户谓之坤,辟户谓之乾,一阖一辟谓之变,往来不穷谓之通。”不折不扣,已然是哲学的命题。    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,将许许多多事物薰陶得纹彩绚烂,折映着自己的博大精深。有关门的文化即是如此。

门,既是房屋的外檐装修,又是独立的建筑-一民居的滚脊门楼、里巷的阊阖、寺庙的山门、都邑的城门楼子。独特的中国建筑。化,因“门”而益发独特。宫门上巨大的门钉,横九纵九,九九八十一枚,如凸立的文字,浓缩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篇大文章。宅门上门神威武,双双把门,将远古先民关于神话世界的畅想,经过漫长时光的千四百绘,定稿为身披甲胄的模样。门前石狮,何谓“十三太保”?“泰山石敢当”,何得“以捍民居”的功能;俗言道“猪入门,百福臻”,天增岁月人增寿的节日里,驮聚宝盆的肥猪拱门剪纸,贴上了屋门。辟邪呀,祈福呀,驱恶呀,迎祥呀,门又做了古风今俗的展台。

『一』

在中国古代,门有定制与级别,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。故人有豪门与寒门之分。古代中国的阶层划分常以世袭或出身为标准,叫做门第,即等级。最能反映封建特色的包含"门"的成语是"门生故吏";门生即学生。"门生故吏"即指朋党、党羽。再说到"门生天子"这四个字,文化蕴含可就大了,很具有中国的特色。天子出于你的"门下",那你可就权力在手,炙手可热了。古代中国进门的人因身份不同而走不同的门,门有高下荣辱之分。比如北京城的门可谓多矣,且分工各有不同,出师征伐与班师回朝,各有其门可走。天安门是北京城久负盛名的"门"之一。这里发生过军阀枪杀青年学生的事件,也发生过群众的游行示威。然而,这"门"早已失去了"门"的功能,成为历史的检阅台、见证人。

中国文化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叫做"院落文化"。四壁合围,高墙环堵,朱门红墙,深宅大院。院墙的高矮,常常依主人的社会地位和身份而定,不得逾越规矩。直到今天,很多机构仍然被称作"院"--尽管有的机构其实并没有院墙:法院、科学院、剧院、医院、寺院。院多,门也多,有正门,也就有旁门左道、歪门邪道;有前门,也就有后门。有了门,便有了内外之别。因为门多,所以汉语中包含"门"的词汇也就特别多:门道、门路、法门、一门功课、一门心思。在封建社会,"家"因而也同时被叫做"门",比如说"家门不幸"、"门庭若市"、"将门虎子"、"败坏门风";说一个人事业有成,是"光耀门媚";杀死全家叫"满门抄斩";结为姻缘则叫"一门亲事";"男嫁女"叫作"倒插门"--让外国人摸不着头脑。    这样说来,咱们的国学也可以被称为一门"门学"。汉语中与门有关的词汇非常发达:闪、闭、闲、闹、阅、阁、闰、阔、阐。"关"是门的放大。中国自古关隘要津很多:山海关、雁门关、平型关。所以咱们的传统文化也可以叫"关"文化。国学其实是"关学"。"关"的引申义为关隘,如"难关"、"年头"、"鬼门关"。陶渊明哨叹:"岂忘游心日,关河不可逾。"我始终觉得,这多关隘,实足以影响中国各地的商业流通以及同外部的交流。

必由之,出必由之,于是,历史的风风雨雨,门总要首当其冲。唐初的李世民,不是导演过一出杀兄逼父的玄武门之变吗?“天子五门”,所铺张的,绝不只是帝王的排场。老百姓则盼“夜不闭户”,清平世界。与此形成反差,是官府的封条在门扇上打叉叉。涉及北京古城的语汇,正阳门人称前门,相对于“前”,该有个后门。有的,地安门。矛盾的对立统一,构成了杜会。前、后门,公、私门,高尚与正直,低卑与猥陋,借助“门”,亮了相。    中国的门,也派生出“芝麻开门”的故事。中国的门,更创造出离凿龙门鲤鱼跳的传说。前者反映了探索者的精神需求,后者表现了超越自我的渴望。中国的门,还编排出鬼门关的迷信,吓唬愚昧的胆小的人。闭门、封门、死守,会使门失去意义,会扼杀生命。"门"乃生命之门。门,通向生命。看来,开放乃国家民族生命之源。我顶不赞成老子说的"不出户,知天下。"我赞成大家走出国门,到外面世界看一看。不是要去"见大道",而乃多见见"人道"。我希望走出国"门"。秀才不出门,难知天下事。改革开放","开放"二字的英译是"open-door policy",亦即"门户开放"。那意味着我们一度实行"闭关锁国"的政策。门户的形象因而常常就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,乃至一个人的形象。凯旋门是巴黎的象征。今天,一提到"水门"使人想到"丑闻",以致在美国后来常有某某"门"之称,乃"丑闻"之别名。"丑"而能成为"新闻",这是现代法制国家与传统专制国家不同之处。

『二』

《圣经·马太福音》说"你们进窄门,因为引到灭亡的,那门是窄的,路是大的,进去的人也多,引到永生,那门是宽的,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。"按基督教的观点,进入天国的门之所以是窄门,乃在于在基督徒的生活中除了专一为主尽忠及全心全意作奉献外,别无东西留给你,这样的门就很狭窄。    柏拉图说:"给不确定者以限定"。然而,"限定就是否定"(斯宾诺莎)。这意味着,规定什么人进,同时就表明拒绝另一些人进。门就是限定,这限定又是否定。如果完全隔断,不许任何人进入,那就无须这门的存在。同样,如果完全开通,任人进出,毫无限制,那同样无须门,故门是限定中的否定。门的肯定是在否定中或通过否定建立起来的。有了门;就有了守门人。守门的人既是为进门的人而存在,也为不许进门的人而存在。守门人不仅会说"请",也会说"不"。"请"和"不"是守门人自身存在的意义。卡夫卡描绘了一位K先生(大概是他自己)的处境:他无辜被捕。他想为自己申诉,然而却不得法门而入。这是对现代人的生存状态的描绘。K想进城堡,终不得其门以入。现代人的生存状况是:走过一道门,又一道门,至死走不完该走的门子。这叫做"办事难,难于上青天"。

西方欧美国家很少有院落,因而门户比中国少。笔者没有机会享受公款出国,但也注意到,国外政府机构并不深闭固担在豪门大院之中--严格说来,他们有政无"府"。他们的政府也并不那么门禁森严,普通百姓也可以到白宫草坪上闲坐、示威、看热闹。外国的"书院"(学校)其实也没有"院"。因为没有墙,所以也就没有门。没有拥挤不堪、打破头脑的"前门";当然也就没有"后门"。外国的学校没有围墙,内外无别,界限不清,四通八达。外国的大学生可以自由听课,边的人进学校很容易,里面的学生出上也很容易;外国学校纪律也比较松弛,学生比较自由--但这并不表示这些学校不出"人才"。一个人享受自由越多,便越懂得自我约束,便越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如果"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",而"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",则人的尊严扫地,鼠窃狗偷便在所难免。    山西大学一度门内有门,墙内有墙,院中有院。后来一夜之间拆除栅栏,花园、草地。操场、宿舍区没有院墙,四通八达,行人们有被尊重、被信任的感觉,从而不攀墙越栏,自尊得很。可见,门不可无,也不可多,门多便是无门,无门反倒有门。物质的、有形的门,实际上是无形的、精神的状态的一种形象。